人文荟萃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人文荟萃

涉诉信访中的律师担当 ——赖某、温某与LY公司涉法信访纠纷案协调纪实

发布时间:2017-03-03 19:02:00作者:责任编辑:

    【导读】
    为认真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,充分发挥律师在维护群众合法权益、化解矛盾纠纷、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中的积极作用,深入推进涉法涉诉信访改革,2015年11月9日中央政法委出台《关于建立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制度的意见(试行)》,为贯彻中央政法委精神,2016年9月赣州市政法委出台了《赣州市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工作的意见(试行)》。如何发挥律师在信访维稳中的作用,在本案中南芳律师展示了应有的担当。
 
 
 涉诉信访中的律师担当
——赖某、温某与LY公司涉法信访纠纷案协调纪实
文/段飞凤
\
    【背景:一波三折的诉讼】
    赖某,系LY公司的拉货司机,双方签定了一纸为期一年的《承包货物运输协议》。2015年10月18日,赖某在LY公司内固定所装货时从装满包装盒的货车顶上摔下来头部受重伤,不幸丧失生活自理能力,其家庭不仅背负巨额医疗费用,还为此陷入生活绝境。
    其妻温某,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,找到丈夫用人单位LY公司讨要说法。而LY公司认为,公司没有责任,在人道性垫付12万元医疗费用后,不再承担医疗费用。为此,温某找到江西南芳所律师彭斌、李滕代理此案,双方就此拉开“工伤之争”。
    赣州市劳动仲裁部门裁决赖某与LY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。赖某不服诉至开发区法院,区法院一审判决:赖某与LY公司存在劳动关系,LY公司不服该判决上诉至赣州中院,中院二审改判不存在劳动关系。劳动关系与非劳动关系的实质区别在于若存在劳动关系,则用工企业应全额赔付劳动者损失,而非劳动关系,则只能按用工企业是否存在过错及过错程度进行赔偿,如果不存在过错,则不用承担赔偿责任。
 
【转机:协调迎来希望曙光】
    中院二审改判后,赖某、温某开始了上访, 矛头针对中级人民法院,认为中级法院不应该将案件改判。中院工作人员多次安抚温某情绪,并做劝返及化解工作,温某均不予理会。
    这是赣州市政法委出台《赣州市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工作的意见(试行)》以来中院碰到的第一例棘手的涉法涉诉信访案,温某三番五次地闹访,不仅严重影响了中院办公,给社会和谐带来恶劣影响,中院领导迫切希望第三方力量介入,平息矛盾,化解纠纷。
    廖泽方,党的十八大代表,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主任,三十多年的律师执业生涯,铸就了他在社会各界中的影响,成为调解该信访案件的不二人选。2016年11月17日,中院专门行文商请廖泽方律师参与本案的化解,廖律师也征求LY公司的意见,LY公司表示,由廖泽方律师组织协调他们认同,至此,廖泽方得到各方的高度认可。
    接受委托后,廖泽方深感责任重大,2016年11月25日,南芳所大会议室,气氛紧张,赖某工伤争议案的二审承办法官、立案庭负责人,案件双方当事人及代理人,赖某所在乡、村领导,南芳所“合议庭”律师应约而至。南芳所的民事侵权及劳动合同方面的资深律师组成“合议庭”,并参照听证程序听取双方的诉求,核对相关证据材料。温某首先发声,言明家庭条件的困难及丈夫病情的严重性,要求对方一次性赔偿八十万,以维持丈夫的后续治疗和家庭基本生活。而LY公司代理人则认为,温某的诉求太高,远远超出公司领导的预期,按照法律规定,公司没有责任,只进行适当的人道主义补偿。面对数额悬殊的诉求,廖泽方律师当即宣布“休庭”,带领“合议庭”成员回到办公室讨论解决方案。二十分钟后,廖泽方阐述“合议庭”观点:《承包货物运输协议》既有货物运输合同的内容,也夹杂着个别劳动合同性质的条款,但结合双方的合同目的,本案定性为货物运输合同更为妥当,况且本案是一起业已生效的判决,信访协调不应离开这个前提,我们是案外和解,目的是解决问题,这需要双方作出重大让步,受害方不能死守一个金额,企业方也不能只作象征性人道补偿,应当作一种社会责任,当然也不排除一定的法律责任。第一次交锋,双方均不松口,协调工作戛然而止。
    第一次协调未果,并没有让廖泽方律师感到沮丧,随后,廖泽方律师建议信访人进行伤残等级鉴定。2016年11月28日,赣南医学院出具赣医司鉴中心[2016]临鉴字第958号鉴定意见书,鉴定意见为:赖某损伤评定为一级伤残,后续治疗费用等共计360500元。经计算,加上伤残津贴及生活护理费、伤残补助金、医药费等共计约161万元。
    之后,廖泽方律师分别与双方进行多次沟通协调, 一方面安抚温某过激的情绪,阐明如果继续诉讼可能出现的结果;另一方面又不断地从企业社会责任的角度做LY公司领导的工作,在各方的配合支持下,终于在补偿金额问题上达成共识。LY公司在已支付十二万补偿金额的基础上,再补偿四十八万元。同时,中院将协助赖某申请国家司法救助资金十万元。但在支付方式上温某始终强调家庭困难,绝不让步,要求LY公司一次性支付四十八万元补偿款,而LY公司由于年底资金周转困难,无法一次性支付。
    年关已近,为了各方过一个祥和温暖的春节,2017年1月19日,南芳所会议室举行第二次协调,在各方都强调自己的困难无调和余地的情况下,为推动该案的顺利解决,南芳所主动减免了信访人仲裁及一审、二审阶段的全部律师代理费六万元,同时借款二十万元给LY公司,支持LY公司一次性支付补偿款项四十八万元,温某就此息诉罢访,双方签订和解协议书。至此,赖某、温某与LY公司信访案终于划上了句号。
    回顾此案,廖泽方律师感触颇深,他认为,该案的实质是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如何结合、统一的问题。二审改判导致了信访人利益冲突的焦点直接指向了中院,致使信访人作出了“中院改判,中院就应对我负责”的错误结论。
    该案的成功和解,充分证明了律师参与化解涉法涉诉信访案件中的作用,由第三方组织调解,调动一切积极因素,发挥律师在化解社会矛盾、促进社会和谐、建设法治社会中的作用,能更有效的促进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的妥善处理,为法治社会建设奉献一份力量。
技术编辑 | 赣州市律协宣传推广专员 易竹
责    编 | 赣州市律协常务理事 刘海平
审    核 | 赣州市律协副会长 廖平生